闲语茶话

展开菜单

重生

重生
江城二中,早自习时间,教室之中充斥着杂乱的背诵英语的声音。 黑板上,用粉笔写着几个大字,距离高考只有五十九天。 三班的同学们,都在认真的背诵复习着,为改变自己的命运做出努力。 然而,在这群学生之中,一个相貌清秀的男生正趴在课桌上,发出了有节奏的鼾声,甚至口水都流了出来。 老师实在看不过去了,从课桌上拿出了一根粉笔,精准的砸在了男生额头上。...

被废太子,看守皇陵

被废太子,看守皇陵
“太子秦枫勾结魔教,罪无可恕,即日起废除太子之位,派去看守太祖皇陵,此生不得离开!” 一道夏皇的圣旨,带着他和群臣百官的怒火,从朝堂上传了出来。 秦枫从始至终,都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御林军的押解下,前往太祖皇陵。 “我...我不是去登泰山游玩的,被九龙拉棺砸死了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秦枫喃喃自语,道:“难道我...

全能大佬魂穿成怪力傻女

全能大佬魂穿成怪力傻女
阮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穿越的一天。 前一秒她还在和好友介绍她的新研究,下一秒就突发地震把她和好友压在了研究室下面。 一睁眼,就到了这个古代的农家,而好友不知去向。 很巧合的是,她所魂穿的这具身子的原主也叫阮宁,和前世的自己一样是十七岁,也是农历六月六出生。 唯一不同的是,她前世出身豪门世家,父母重男轻女,从小对她非打即骂,恨不得榨干她身上所有价值。...

等了她三年

等了她三年
北风如刀子般吹过,屋顶上的一片茅草被卷飞了。 李清玄追出百丈远,才将茅草给抱了回来。 单薄的身体,在寒风之中冻的瑟瑟发抖。 搭上梯子,艰难的爬到屋顶,将茅草固定好以后,就看到天色阴沉,已经飘起了雪花。 急忙钻进屋子里。 屋子里炉火熊熊燃烧,这才驱散了他身上的一丝寒意。 李清玄在这个地方已经度过三个冬天了。...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十年了!十年了啊! 我终于回来了。 老头儿还好吧?那小美女长大了没有,漂亮不漂亮啊? 龙国,锦江市通向北狼市的高速轨道上,一零三八路高铁快速的奔驰着。 车厢内的王术心情激动。 王术是个孤儿,是被破烂王捡来的,除了王术,破烂王还捡了七个小女孩。 这些孩子们每天捡破烂,孝敬破烂王,相当于是破烂王的雇佣工。...

冲喜新娘

冲喜新娘
“你不能为这个家付出一点?” 张蔚蓝将手里的饭碗直接扔在了桌子上,看着对面的女孩,“你妹妹现在这个情况,她去了,你觉得那陆家能放过我们?到时候我们全家都得陪葬!” 慕南希也跟着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抬起头来。 她虽是在农村这样的地方生活,但她的五官却极其出众。 美丽的轮廓,小巧白皙的下巴,因为是夏季,穿着一条十分普通的棉质长裙,丝毫抵挡不住妖娆万千的身材。...

有人要娶她

有人要娶她
“小姐,银行的人来了。” 童颜坐在华丽的水晶灯下,看着住了二十年的房子,僵硬的点了点头。 三天前,童氏宣布破产! 江城屹立了上百年的铁杉童家,随着父亲的失踪,母亲的自杀,瞬间倾灭。 管家老胡将她的行李箱搬了过来,这也是她在童家待的最后一天。 所有的佣人都被遣走了,只剩下她一个。 在这里待了几十年,童家散了...

狼王出狱,当场截杀

狼王出狱,当场截杀
泉城第四监狱的铁门缓缓打开。 “快!” “围起来!” 早就等在门外广场上的几十个魁梧大汉立刻冲上去,把铁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今天,有八个刑满释放的犯人出狱。 走在前面的犯人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几十个魁梧大汉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负手而立,神色冷峻,显然来者不善。...

我秃了!也变强了?

我秃了!也变强了?
“袜子短裤、头绳发卡!便宜了啊,王八蛋厂长跟小姨子跑啦,赔本大甩卖!” 江南穿着一白色半袖。 胸前还印了个Hellokitty卡通图案。 下身短裤加小拖鞋,坐在马扎上慷慨激昂的嘶吼。 那叫一个热情如火! “哎!小姐姐,买个短裤不?贼便宜,十块钱两条!” 那路过女孩儿迟疑一下,看向摊位。...

来给姐搓搓背

来给姐搓搓背
炎热的六月天,整个桃源村就像被蒸了桑拿, 即使在晚上也闷热难耐。 洗过澡之后,王大春就坐在自家院子里乘凉,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 事实上,王大春是个盲人,两年前因为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眼睛被人为弄瞎了。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王大春依然抬头仰望星空,他小时候就喜欢这样,向往那神秘又璀璨的星河。 “大春,过来,到姐姐家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