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语茶话

展开菜单

神王体临世

神王体临世
东荒,元初圣地 元初圣地今日非常热闹,山门外人山人海,足足上万人。 因为今天是开山收徒的日子。 作为东荒圣地,无数人都想拜入其中。 在这人群中,有一个俊秀的年轻人打量着不远处的山门。 “这就是元初圣地啊!别说,还挺气派的!”江辰心道。 江辰不是东荒的人,他是从蓝星穿越而来。 和所有前辈一样,江辰有自己的金手指。 江辰扫了眼只有他自己能看见的系统面板。 【神级选择系统】 【已完成:选择修炼者身份,任务完成,奖励:神王体...

雷霆巫体

雷霆巫体
黑暗中,唐龙的意识在苏醒。 ......就这样死在战场上还真是遗憾啊! 他是华夏最优秀的特种军人,没有逃过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的定律。 唐龙是一个阳刚坚强的战士,可也只是一个20多岁的大孩子。 他有遗憾,临死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童子功都没有破。 此怨绵绵无绝期...... 突然,他感觉到一点温热,那是手掌的温度。 手掌很软,这是一双女人的手,在轻轻推着他的手臂。 等等,我不是死了吗? 唐龙叹了口气,想不到灵魂体也有...

三神像

三神像
唔~ 好温暖 苏御仿佛沉醉在温柔乡中,忽的想起什么,猛然站起。 刚刚自己不是在跳伞吗?怎么可能会产生温暖的感觉! 难道我死了? “小御,你怎么了?精神承受不住奥丁的威压?”一道温柔至极的声音响起,柔然温暖。 苏御闻言转头,发现背后是一名极其美艳的女子,仅仅一眼便惊艳到他,面容细致的仿佛是雕刻而成,不似真人,反而像是数据合成的二次元人物。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秀色惊古今,百花掩面羞。 青丝垂腰,肤如凝脂,朱唇皓齿,好似天上仙人,出...

临安城里故人会

临安城里故人会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首小令是天历二年(公元1329年),关中大旱,张养浩被征召任陕西行台中丞,在他赴任途中经过潼关时触发了追念古代情怀而作的,看到兵家必争之地潼关而决定王朝兴衰更迭,表现了作者对民间疾苦的关心和同情。 这支小令,使诗人以历史眼光揭示出一条颠扑不破的规律:“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即不管王朝如何更迭,在他们的争城夺地的战争中蒙...

大哥,你认错了人了

大哥,你认错了人了
“小子,今天拿不出东西,本座烤了你吃人肉!” “不,不光要烤了你吃人肉,我还要把你家族,你的亲朋,全都烤了吃人肉!” 通天界,天王山脉。 一共八座山峰,每一座山峰上,都矗立着一座雄伟的圣殿洞府。 一座洞府中,正传出威严的声音。 洞府最高的主位上,一只庞大的人猿高坐在那里,怒视着下方的一个少年。 “大王,您就是一半烤,一半炖,我也没东西啊!” 苏白坐在下方,直吓得腿打哆嗦,一脸的欲哭无泪! 要不要玩这么大! 老子在家打游戏打...

养的鸡竟是凤凰

养的鸡竟是凤凰
泥平巷深处。 一间打扫得很是干净的大院里。 一名俊秀青年躺在太师椅上,酣睡着。 叮! 这时,一道电子音在他耳中钻过。 陈平安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睁开惺忪睡眼。 庭院中间沐浴着霞光的桃树,映入他眼前。 “转眼五年,就属你陪我最久了。” 这桃树是他来到这世界时,亲手栽种。 现在已经开花,朵朵惊艳。 似是听懂了陈平安的话,桃树枝叶轻摆。 陈平安没在意,觉得是春风在作怪。 “系统,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加入...

少年叶修

少年叶修
星辰大陆,天元圣宫。 清晨。 今日是天元圣宫三年一度的开门招募之日。 此时,浩瀚的人群当中一道身穿左青龙右白虎黑袍的少年,显得格外的醒目。 倒不是因为他的天赋有多出众,而是因为他的身份。 乃是方圆数十王朝当中最强的苍龙王朝镇国大将叶昊天之子,名为叶修。 “傻子叶修来了。” “可惜了,叶昊天一人镇守苍龙王朝,无人敢动分毫,却是生了这么一个傻儿子。” “可不是嘛,听说除了修行,什么事都干,他来天元圣宫干嘛?” 人群中议论声纷纷...

天变之年

天变之年
玄武三年在楚国历史记录中被称为“天变之年”。 这一年,楚国大将军李平西与长子李星虎、次子李青山先后战死于北漠边境,楚国屏障秦川、沙云岭、千石窟三地相继失守,拉哈国三万大军杀入楚国境内大肆掠夺一番后扬长而去,留下近十万楚国子民的尸体以及漫天火海,大火七日不绝。 玄武五年。楚国都城盛京,大将军府。 “该死,灵力又被吸走了!” 演武场中央,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拳狠狠砸在青冈岩地面上,指缝间渗透出丝丝血迹,但这名少年浑然不觉,察觉到体内灵力再次被丹田之上的灰色...

武馆丧事

武馆丧事
榆林县,炼体武馆。 白色的灯笼高高挑起,素净的白幡,在阵阵悲泣声中飘荡摇曳。 十二具蒙着白布的尸体,在武馆院子地面一字摆开,让凄凉悲怆的武馆平添了几分死寂恐怖的气息。 一阵风刮过。 其中几具尸体上的白布被掀开少许。 死者死状狰狞! 乌青的肌肤上点缀着一块块狰狞的尸斑; 肌肉已经完全僵硬,甚至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尸臭。 附近几名捆着白布条的武馆弟子连忙上前,一一将尸体盖好。 “馆主!” “师兄们的尸体已经开始出现尸斑,这是...

汉广

汉广
汉广 南有乔木, 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 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 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 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 言刈其楚; 之子于归, 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 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 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 言刈其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