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语茶话

展开菜单

采蘩

采蘩
采蘩 于以采蘩? 于沼于沚。 于以用之? 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 于涧之中。 于以用之? 公侯之宫。 被之僮僮, 夙夜在公。 被之祁祁, 薄言还归。...

鹊巢

鹊巢
鹊巢 维鹊有巢, 维鸠居之。 之子于归, 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 维鸠方之。 之子于归, 百两将之。 维鹊有巢, 维鸠盈之。 之子于归, 百两成之。...

麟之趾

麟之趾
麟之趾 麟之趾, 振振公子, 于嗟麟兮。 麟之定, 振振公姓, 于嗟麟兮。 麟之角, 振振公族, 于嗟麟兮。...

汝坟

汝坟
汝坟 遵彼汝坟, 伐其条枚。 未见君子, 惄如调饥。 遵彼汝坟, 伐其条肄。 既见君子, 不我遐弃。 鲂鱼赪尾, 王室如毁。 虽则如毁, 父母孔迩。...

擎天之子,入赘大荒

擎天之子,入赘大荒
大玄皇朝,擎天侯府。 一座简陋的灵堂,搭建在后院一处角落里,跟冬日积雪交相映衬,展现出一股凄惨悲凉。 一名十六岁的少年一身白衣孝服,跪在灵堂为母亲守灵。 此少年叫做林云,是擎天候第三子。 擎天候林擎天是大玄皇朝第一战神,领军征伐周边十八王朝,凭一己之力将大玄从‘王朝’,推进到了皇朝层次,乃是大玄皇朝擎天之柱。 但林云是擎天候妾室所生,素来不受擎天候喜爱。 再加上十年前,林云的身体出现问题,修为卡在淬体境第一重难以寸进,彻底失去了擎天候的关注...

一只史莱姆

一只史莱姆
张烨看着四周原始森林一般的景象,然后揣摩着下巴思索着。 “我这是……穿越了?” 刚刚他站在天台上看日落,然后眨了一下眼睛,就穿越了。 一点前戏都没有,就非常突然,以至于他都有些没缓过来。 “可人家穿越都有金手指来着,我这……”他挠了挠头。 话音未落,张烨脑海中就响起一道空灵的声音。 【神赐系统已绑定。】 张烨顿时一愣。 “什么系统?” 【神赐系统。】 “神赐什么?” 【神赐系统。】 “马什么梅?”...

开局获得如意金箍棒

开局获得如意金箍棒
“啊……头好疼……” 一阵头疼欲裂的感觉袭来,把睡梦中的姜天羽疼了醒来。 只是,当他醒来后,却发现他不是在自己的廉租房的大床上醉生梦死,而是身处于一处破败茅草屋的草席上,当时就傻眼了。 “我去,这是哪里?”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还是说我一直都在做梦?” “可是,这也太真实了点吧?” …… “叮……恭喜宿主姜天羽因熬夜严重成功猝死,穿越到山海界苍穹大陆。” “叮……初始无上造化系统开启。” “叮……开启倒计时开...

血脉觉醒

血脉觉醒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思念故乡,郁郁累累,欲归家无路,欲渡河无船,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真武门半山腰,一青年弟子拿着扫帚,看着从家中归来的诸多同门弟子,眼眶有些发红,默默的低下头,亦如往常般清扫着山路。 青年名唤倪坤,乃大明国太子,拜入真武门修炼已有三年,境界还是最低的淬体境,三年来未有寸进。 碍于真武门门规限制,他已三年不曾回国,纵使有万般思念,也只能藏于心底,自思自苦。 倪坤很羡慕那些能回家团聚的弟子,同样心里也很愤怒,自己不是真武...

第一头灵宠

第一头灵宠
“头好痛,这儿是哪儿。”林北迷迷糊糊地醒来。 林北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草丛里,四周树木众多,他记得自己明明在家里玩扣扣农场游戏,突然山洪爆发,他家在山脚下,被埋了,他双眼一黑,一醒来,发现自己在这儿了。 就在林北疑惑的时候,一股庞大的记忆流冲击林北的脑海,林北双眼一白,再次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北幽幽地醒来,他脑海中多了不少陌生的记忆,他知道自己穿越了。 此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林北,不过被一个女人害死了,在走投无路之际,从上面的悬崖上跳了下来,由于本...

圣人如天,凡人如狗

圣人如天,凡人如狗
炎界,南域,万炎帝国,苍云城! 叶家床榻之上,一少年脸色苍白,如今的他经脉骨骼尽断,气息奄奄,所有人都断定他活不成了! 但就在此时,少年的手指微微一动,随后眼眸便是彻底睁开。 “我……我还活着!”叶炎缓缓开口道。 随后他拳头紧握,几乎是从牙齿内渗出了这两个名字:“云飞雪!云飞月!” 三日前的一切,他此生都不会忘记。 那一日本该是叶炎与云飞月订婚之日。 但,云家却强势而来。 云飞月的亲姐姐云飞雪更是凌驾于叶家的半空之上,将圣人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