氓之蚩蚩,

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

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

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

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

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

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

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

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

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

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

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

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

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

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

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

其黄而陨。

自我徂尔,

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

渐车帷裳。

女也不爽,

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

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

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

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

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

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

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

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

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

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

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

亦已焉哉!


<< 上一篇

硕人

下一篇 >>

竹竿